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李洪光 >> 随笔卷 >> 正文

我读诗人江非的《花椒木》

2011-04-23 11:42:36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李洪光    


  一首诗,严格意义上说,一首好诗,必须是多向度的,多维的。也就是说,读者甲能找到需要,读者乙也能找到自己的需要。并且,不能是一成不变的,心情好的时候,一种感觉,心情不好了,又是另一种感觉。总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可能这就是许多千古好诗流传下来的原因。我们看古人的诗,已经不是古代读者的感受,我们只是感觉到了诗歌中的一种或者几种维度,捕捉了一部分气息。所以,经典的诗歌流传下来,不好的或者一般的,就死在过去的年代了。

  阅读一首好诗,就是摧毁重建,再摧毁再重建的过程。就像把玩一件古董,用一生,是不够的,要传承下去。我曾经多次读此诗,每次的感受皆有不同,它就像一个公式,可以套入你任何心情和社会遭遇,都能成立。遇喜则喜,遇忧则忧,我想,这就是一首好诗的魅力所在。

  同样的道理,好诗要有好的读者。如同餐饮,不管你是多么美味的食品,让一个没有味觉的人去吃,也不会有什么滋味,诗歌也是一样。现在,好多人狂言,说,诗歌,谁不会写?不就是分开行说话吗?老天,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味觉的人。写诗的人是虔诚的,读诗,更要虔诚,要用灵魂去感受。要从一个微妙的角度展开,用心舔舐,然后回收于诗幻的场景,彻底找到诗歌美和艺术美带来的快感。阅读一首好诗,灵魂便开始起舞。

 严格意义上说,一首好诗,不单单来自诗人。它来自和诗歌相匹配的时代,来自诗人当时的心境,来自外面的空气,来自大地的湿度,以及空气里人和物的气息。也就是说,一首好的诗歌,来自偶然,来自纯粹的巧合。

  附原诗: 

《花椒木》

有一年,我在黄昏里劈柴
  那是新年,或者
  新年的前一天
  天更冷了,有一个陌生人
  要来造访
  我提前要在我的黄昏里劈取一些新的柴木 

劈柴的时候
  我没有过多的用力
  只是低低地举起镐头
  也没有像父亲那样
  咬紧牙关
  全身地扑下去,呼气
 

我只是先找来了一些木头
  榆木、槐木和杨木
  它们都是废弃多年的木料
  把这些剩余的时光
  混杂地拢在一起
 

我轻轻地把镐头伸进去
  像伸进一条时光的缝隙
  再深入一些
  碰到了时光的峭壁
 

我想着那个还在路上的陌生人
  在一块花椒木上停了下来
  那是一块很老的木头了
  当年父亲曾经劈过它
  但是不知为什么却留了下来
 

它的样子,还是从前的
  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好像时光也惧怕花椒的气息
  没有做任何的深入
 

好像时光也要停了下来
  面对一个呛鼻的敌人
  我在黄昏里劈着那些柴木
  那些时光的碎片
  好像那个陌生人,已经来了
  但是一个深情的人,在取暖的路上
  深情地停了下来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