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那时花开 >> 短篇小说 >> 正文

重庆:寻找我的乔月光

2010-11-26 16:46:50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那时花开    


 
我和沈亦坐在粤汉码头的旧船上,四周的风飘飘,云清清,漫天星斗下,白月光成片成片地撒在江面上,这样的感觉,我们闭上眼睛都醉了。
 
一、心里装着一个乔月光
2006年8月,当超级女生总决赛在长沙的舞台上如火如荼PK的时候,重庆人民也陷入了一片水浅火热之中,为了给报社拍摄一组当地受灾抗旱的珍贵图片,我跟一帮驴友踏上了鄂渝之路。
这一趟重庆之行除了拍摄图片外,我其实还有一点私心,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见我的前女友乔悦悦,算算,我们应该有两年没见了吧。
在同行的驴子当中,不乏有年轻人,沈亦就算一个,沈亦属于那种活泼袖珍的时尚女孩,在一家报社做记者,一路上她就像一枚即将迸裂的开心果,时不时来个小笑话,冷不丁拍拍你的肩膀,一惊一乍的样子。
我和沈亦最初没有多少交流,最多就是在她拍我肩膀的时候,我白她一眼,唬她一句,“跟小老鼠一样,到处蹦窜什么啊”,沈亦往往不服气,作个鬼脸子,说我是倚老卖老。沈亦的话说错了,在她面前我是属大龄青年,但在别人面前,我不过是刚刚奔30还未娶妻的大小伙子。
行走的路上几乎没有电视可以看,而超级女生的十强结果也应该出来了,我不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乔月光有没有进十强,当我准备打电话给朋友问结果的时候,就看见沈亦正把手捂在嘴巴上作欲哭无泪状,我一边拨着电话,一边随口问,又被哪个叔叔给打击了啊,沈亦说,不是呢,是那个最会唱歌的乔惟怡被PK掉了,我伤心啊。
什么,乔月光被PK掉了,我收起刚要拨打的电话问沈亦,沈亦说,是啊,她没有能进十强呢,好郁闷的,接着她顿了顿问我,你怎么会知道乔月光啊,我说,她唱歌这么好听,我怎么就不能知道,沈亦说,你都多大了啊,还喜欢超级女生,我说,超级女生是想唱就唱,想看就看啊,沈亦愣了一会说,将信将疑地问我,你不会真的是乔惟怡的粉丝吧,我说,小荞麦,沈亦说,大荞麦,我们一起说,小荞麦,大荞麦,我们是忠实的荞麦。
因为我是荞麦的缘故,这一路上,沈亦似乎对我特别关照,比如,时不时把脖颈上MP4的耳塞给我一支,而且还是强迫地塞进我的耳朵里,音量调的很大,我们都随着乔惟怡的声音沉浸在一片月光里,有时,我觉得这样很美,闭着眼睛去和一个小女生分享一片月光,有时,我觉得很压抑,同行的大部分驴友会把鄙视的眼神送给我,有时,我会被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带进一片悲凉,悲凉是乔悦悦送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
我扯下耳塞对沈亦说,小孩,你为什么喜欢乔惟怡啊,沈亦说,唱的好就喜欢,需要什么理由干嘛,沈亦的话虽然俏皮,但这次她说对了,喜欢一个人,喜欢一首歌,在很多时候我们都说不出一个理由,正如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个乔月光一样。
看我在那里愣神,沈亦推了我一下说,大叔,想什么呢,我说,我想我的乔月光了,沈亦又是用将信将疑的口气问我,你不会是认识乔惟怡吧,你别吓我啊。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定倾诉欲,尤其是在想起一个人,或忆起一件事的时候,30岁的我也不例外,我问沈亦要不要听听我与乔月光的故事,沈亦满脸的兴奋说,好啊,好啊。
二、我们的爱情故事很悲凉
我告诉沈亦,我们是在一家酒吧认识的,当时乔悦悦是那家酒吧的驻唱歌手,我听她唱的第一首歌就是这首《白月光》,那天,我把两个巴掌都拍红了,而且还作出了一个平时根本做不出来的举动,我居然吹了一声口哨,还送了一束花到台上,不过献完花我就后悔了,我害怕乔悦悦会认为我是那种有钱博得红颜笑的男人。
为了给乔悦悦解释我不是那种人,我一直等到酒吧凌晨3点散场,我对乔悦悦说,对不起啊,刚才真的不应该给你送花,乔悦悦以为是我觉得她唱的不好,不应该送花,就一个劲地对我说抱歉,而我含糊了半天也没有说清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我们俩都笑了。
认识乔悦悦后,我知道了她的很多事,她来自重庆,高中毕业后,一个人漂到武汉来打工,先是在酒吧做服务员,后来因为喜欢唱歌,就常常一个人哼唱,练唱,没想到自己还真有一副好嗓子,被老板无意中听到后,觉得不错,就安排唱歌了。
沈亦听到这里的时候问我,你喜欢乔惟怡是不是因为乔悦悦啊,我说,有一点点吧,沈亦又问我,那你们后来呢,是不是就这样慢慢接触着恋爱了啊,大部分爱情故事都是这样开始的,我说,那是不是很俗,沈亦说,那就要看结局了。
我说,我们的结局很悲凉,沈亦说,为什么,我说,因为后来我们又分手了啊,沈亦说,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肯定是得到人家后,就不珍惜了,就像很多歌曲一样,再好听,都会有腻耳的时候,我说,你就不想听听分手的原因吗,分手也有很多种啊。
我和乔悦悦分手是因为我们的世界有了尊卑的成份存在,当时,我是很喜欢听她唱歌,但我更喜欢是她唱给我一个人听,而不是对着那么多口哨,那么一个场子的花花世界。
我嘴上虽然没有央求她什么,但表现来的就是那个意思,比如说,我会指着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告诉她,某某在酒吧当歌手,被人家误当小姐进行引导出台,乔悦悦领会了我的意思,主动辞掉了酒吧的工作后,天天按我的要求去读夜校准备自考。
我原本想等她自考通过后,找找关系,帮她联系一份体面点的工作,可是我的自私只成全了我自己,而乔悦悦的自考终究也没有通过,她在成绩下来的那天对我说,她不是学习的那块料,她还是喜欢唱歌,我很气愤,就把她带到了一家KTV,我把麦克往她面前一扔,我说,你不是喜欢唱吗,好好唱个够吧,那天,乔悦悦一个字也没唱,包房里除了白月光的旋律萦绕外很安静,我一直在看着她掉眼泪。
后来我们分手了,再后来,她就回了重庆老家,从此我的爱情世界变成一片悲凉了。
沈亦大概已经入了我的故事,眼泪汪汪的,她说,你都让我听哭了,人家为了你什么都放弃,考试的事她又不是天才,你怎么能怪她呢。
我说,又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老婆是个酒吧卖唱的呢,沈亦说,那你现在后悔吗,我说,我只为我的爱情后悔。
三、重庆市夜晚的月亮在哭泣
到达重庆后,我和驴友们就解散了,而沈亦则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后面不走,我说,小孩,故事讲完了,你也该去采集你的新闻报道了,我们从此各奔东西吧。
沈亦嘿嘿一笑说,爱情故事往往在这个时候就会出现转折,我还等着听续集呢,你的乔月光不是就在重庆吗,我觉得你现在的任务不能只放在拍照片上了,还应该找找你的乔月光,保不准会有什么奇迹,我跟在你后面进行现场报道。
我跟沈亦在一起几乎是跑遍了重庆市的大街小道,我们一起见证了重庆遭遇50年不遇的干旱,望着满目疮痍的灾区,我们心情都很糟糕,把本该吃火锅的钱都扔进了募捐箱,换成了每餐三块一碗的酸辣粉。
天气除了热没有别的,当我们从北滨路采访回来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由于天气热,一点胃口也没有,我躺在宾馆正想睡一觉,沈亦来敲我的门,手里还拿着一个节目单,她兴冲冲地说,今天晚上三峡广场会有演出募捐活动,不如去看看吧,你看有个节目就是《白月光》,说不准还真是你那个乔月光唱的。
三峡广场的热闹氛围丝毫没有被天空下的热浪所掩盖,抗旱救灾募捐义演文艺晚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一刻是天灾无情人有情,血浓于水献爱心的时刻,当主持人报幕:伸出你的双手吧,让我们相互依偎,因为我们流着同样血液的时候,白月光的旋律响起了,因为太远,我看不清演唱者是谁,我就秉住了呼吸,白月光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但沈亦很失望地说,有点张信哲的味道,可是,怎么就不是乔月光啊,怎么就是个男生啊。
回到宾馆后,宾馆里为了节余用电,已经限制了空调的开放时间,屋子里热得像蒸笼,这次是我主动约的沈亦,我说不如一起出去转转吧。
重庆夜生活的魅力绝对不压于汉口酒吧一条街,璀璨灯火下,月亮露出的只是一点小牙牙,它真吝啬,吝啬的连白月光都舍不得给我,想想,明天就该回去了,心里就莫名有些伤感,抬头望着漫天的繁星,也许乔悦悦就在这片“热”土的某个角落里看着我吧,也许她注定只能是这片繁星下的白月光吧。
沈亦推了我一下说,老男人,又愣神了,不是说好出来走走的吗,站着不动是什么意思啊,我说,我看见白月光了,接着用手去指那点小月牙,当沈亦抬头去看的时候,连那点月牙也被云遮住了。
当我们漫无目的地走在重庆市的街道上,沈亦对我说,都说重庆市的街道很神秘,前面的一条总是会给你一个意外,你说,我们会不会很意外地遇见乔月光啊,我笑笑,没有说什么。
明佳路两旁新开了不少的酒吧,穿过51°的走廊,沈亦垂头丧气地说,老大啊,这已经是第七家了,如果还不见你的乔月光,你也就别难过了,说明你们真的没缘分,也许人家是真的不唱歌了,我依旧是笑笑。
当乔悦悦跟她的乐队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台下一片尖叫,沈亦也跟着起哄,推着我说,《亲密爱人》呢,梅艳芳的经典。
乔悦悦或许已经忘记了那首伤感的《白月光》,她的身边也有了自己的亲密爱人,当乐队键盘手轻轻地揽过她的腰,两个人满眼甜蜜地哼唱着,“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的时候,又一次惹来台下的一片尖叫,而且更有勇敢的小伙子上台为她献花,我心里一酸,犹如当年自己的影子。
一直到离开,我没有告诉沈亦那个女孩就是乔悦悦,倒是沈亦在不断地安慰我,还轻轻唱起了那首《白月光》:“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四、后记
2006年9月7号,也就是我们回武汉后的第六天,沈亦很欣喜地打电话给我说,你看报纸了吗,重庆市终于下雨了,而且还很大呢,晚上一起庆祝庆祝吧,我在老地方等你,可不准不来啊,还有,不能再叫我小孩了,我才只不过比你小5岁而已。
盼望了这么久,重庆市总算是下雨了,那些雨应该洗刷了那里的神秘街道吧,应该洗刷了那些数不清的石桥吧,应该把炎热都洗去了吧。
晚上,我和沈亦坐在粤汉码头的旧船上,四周的风飘飘,云清清,漫天星斗下,白月光成片成片地撒在江面上,这样的感觉,我们闭上眼睛都醉了。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