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那时花开 >> 长篇小说 >> 正文

《8010妈妈向前冲》第四章 (长篇连载)

2010-11-26 13:44:58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那时花开    


13 老公的初恋小同学

    多才多艺的郝庆从小就不缺女生的喜欢,读初中的时候,就有好几个女生围绕着他团团转。这让刘明兰很骄傲,在她看来,郝庆这孩子长大最起码不用为娶媳妇的事犯愁的。
    读了高中,郝庆爱情的种子开始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而悄悄萌发,他已经品尝到喜欢一个人的滋味。郝庆觉得有“味道”的这个女生就是郝家的后院邻居江晓敏。说来也巧,江晓敏的妈妈和郝庆妈还同是毛巾厂的车间工人,也算是门当户对。据后来郝庆向杜星儿的坦白,两个人是从传纸条开始的,渐渐地,两个人就悄悄恋上了。
    虽然在郝庆嘴里,杜星儿才是自己第一次爱的人。但历史证明,江晓敏是郝庆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这场初恋没有持续多久就夭折了,原因是郝庆的成绩下降得厉害,刘明兰稍一追查就查到了真相。在郝春天望子成龙的思想里,自己的儿子那是要干大事业的,绝对不能有半点儿女情长。带着郝春天的迫切期望,郝庆不得不将心思转移到学习上,从那天起,刘明兰也开始和江晓敏的妈妈私交密切起来。
    怀揣飞向大城市的梦想,郝庆与江晓敏分别被江城和湘城两所高校录取。大学四年,郝庆虽然与江晓敏之间也会偶尔书信电话联系,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到高中时期的那个“亲密”阶段。再后来,郝庆喜欢上杜星儿,并顺利考研留在江城,而江晓敏也在本科四年后毕业回到老家,并考取公务员,成了一名税务工作者。
原本刘明兰想极力撮合儿子郝庆与江晓敏的这门亲事,可是总归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加上郝庆与堂堂大城市里某局长的女儿热恋了,这事也就有了一个终结。于是,郝家老两口又开始以儿子为骄傲,大肆宣传他们郝家这门烧了高香的亲事。
    江晓敏到江城参加全国税务系统的一个培训,本来与郝家毫无瓜葛。但事情偏偏就这么凑巧。
    刘明兰的毛巾厂企业改制,职工养老保险的手续刘明兰原本是托了厂里的老同事代为办理的,办到最后,必须要凭本人身份证去开养老金账户。这可急坏了在江城带孙子的刘明兰。邮寄吧,怕不安全;回家吧,这么老远也不划算;不办吧,那可不行,她将来可指望着吃劳保的。
    左右为难的刘明兰无意中从老同事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厂里周凤的女儿江晓敏要到江城参加税务系统培训,可以托她将身份证带回去。这真是个好消息,刘明兰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一方面可以通过江晓敏的嘴向老家的父老乡亲炫耀一下自己在大城市的美好生活;另一方面自己身份证的问题也可以顺利解决,真是两全其美啊。于是刘明兰联系上了自己的“老闺密”周凤。
    刘明兰在晚饭后将儿子郝庆喊到房间里:“庆儿,江晓敏,你还记得不?就是你那高中同学,你们以前还好过。”郝庆茫然地说:“您说您,怎么突然提她啊?都这么多年没联系了,记得,当然记得,怎么了。”
刘明兰高兴地说:“记得就好,江晓敏这些日子在江城培训,你明天就给她打个电话,约她见个面,帮我把身份证给她,让她给我捎带回去,这不是厂里急用嘛。”
    郝庆释然地说:“哎呀妈,我当是什么事呢,就这事啊。行,要不明天邀她到家里吃个饭。”
    刘明兰嘴一撅地说:“来家吃饭,不行,不行。你看看这个小房子,哪还有个坐人的地方,再说家里还有你媳妇,多不方便啊,这事你最好别和星儿说。女人心,海底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郝庆笑着用双手按住刘明兰的肩膀揉捏着说:“妈,星儿她早就知道我和江晓敏的事,那不都是以前的事吗?当笑话说说就是了,怎么会计较。”
    刘明兰脸一沉地说:“你是女人,还是我是女人?你就乖乖听我的没错,这事别让你媳妇知道。还有,明天请晓敏单独吃个饭,别舍不得花钱,去找个大饭店,你妈我就指望这张老脸活着了。”
    刘明兰和杜星儿确实都属于女人这一种群,两者之间的差别虽然没有火星人和水星人那么大,但要说在思想上有多少相同之处还真是不好说。杜星儿的逻辑在刘明兰这里基本是不可理喻,而杜星儿也常常觉得刘明兰太荒唐太可笑。同时爱着这两个女人的郝庆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放在心上,多年的思想惯性让他选择信任“经验丰富”的一方。他想,女人都差不多,妈妈毕竟是过来人,她的话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不过,这次可是差着十万八千里了。

14 善意的谎言很可怕

    从房间出来后,郝庆打算听老妈的话,将“约会”初恋旧情人的事情瞒着杜星儿。其实郝庆自己也知道,如果将这事透明了说,杜星儿怎么可能会计较?她不但不会计较,说不准还会和自己一起去见见那个传说中的江晓敏。可是郝庆总归是他妈的好儿子,听话,孝顺,他早就成了习惯。想一想,瞒着就瞒吧,就是杜星儿真的知道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第二天,郝庆下课后打电话向杜星儿请假。
    郝庆在电话里对杜星儿温柔地说:“星儿,中午我们单位有个会,会后要聚餐,就不回家吃午饭了。”杜星儿有点不满地说:“说得好好的,中午要陪我和宝宝下楼晒太阳的。”
    郝庆说:“这不是单位临时安排的嘛,你让咱妈陪你去。”
    在杜星儿心中,郝庆是绝对不会向自己撒谎的,更何况是单位开会这样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但事情的本质往往藏在背后的真相中。
    挂了杜星儿的电话后,郝庆调整好自己的语气拨通了江晓敏的电话。可是此时,江晓敏的手机正插着充电器安静地睡在宾馆的床头柜上。这可怎么办才好,假也请了,事也安排了,家肯定是不能回的,不然才叫一个有口难辩。
    郝庆无奈地到学校食堂草草地凑合了一顿午饭,然后回到办公室,百般无奈。
    下午上班的时候,郝庆利用课间时间又给江晓敏拨打一个电话。谢天谢地,总算接通了。
    两个人在电话里客套地叙着旧,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在郝庆将自己电话的来意说明后,两个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郝庆放下电话后,开始思索如何向杜星儿将“假期”延续。中午刚刚才请过假,现在连晚饭也不回家吃,总有点说不过去。
    思前想后,郝庆觉得这个事情由老妈刘明兰出面比较好。于是他打电话给老妈刘明兰,并将自己的意图说明。郝庆的意思是希望老妈当上一回托,找个理由安排自己去随便办点什么事,回家晚了,就说路上堵车,杜星儿自然也不会怪罪。可郝庆同时也有点担心,他害怕事情弄得很麻烦,杜星儿虽然表面上对什么事情都大大咧咧不在意,可骨子里敏感着呢,尤其是他背着她去见另外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份还是自己的初恋女友。
听着儿子话里的意思,刘明兰大概知道怎么办了,于是还没等儿子将最重要的话说完,她就以浪费话费为由按掉了电话。
    房间里,刘明兰一边哄孙子,一边和杜星儿拉着家常。突然她用手在脑门子上重重一拍,然后对杜星儿说:“哎呀,你说妈的这个记性,怎么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你爸他天天和我唠叨自己收音机坏了,这不今天又说了,说楼下超市没有,想让郝庆给买一个。你爸啊,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让他自己和儿子说,他又觉得不好意思,你说让儿子买个东西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吧,星儿?”
    杜星儿笑着对婆婆说:“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郝庆,让他下班的时候去家乐福给爸买一个。”
    刘明兰从杜星儿手中一把拿过电话,然后看着旁边的孙子眉开眼笑地说:“我到阳台上去打,省得辐射到孙子,你妈我懂科学。”
    说着,刘明兰拿着杜星儿的电话朝阳台上走去。
    如果刘明兰拨通郝庆的电话,嘱咐儿子办完正事后,顺便买个收音机回来,这事说不准也就这样圆过去了。可是刘明兰怎么会舍得让儿子花冤枉钱,老伴那个收音机早被他自己给鼓捣好了,说买个收音机其实是她的一个托词。
    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的如此简单。如果每件事情都如预料般顺利,天下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小事变大事,好事变坏事。
    蝴蝶的曼妙舞动,竟会带来海啸飓风。

 

15 看到的未必是事实

    时隔多年,当初恋情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郝庆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他有点紧张,有点不自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江晓敏表现得很得体很自然,她向郝庆伸出手,看着江晓敏主动伸出来的手,郝庆反倒更觉得自己不够男子气概。
    老同学见面自然少不了一番对往事的回忆,在郝庆的提议下,吃饭的地点就选在宾馆的中餐厅,这里环境还不错,对江晓敏来说也方便。
    从楼下握手到楼上吃饭,郝庆的一举一动都被方雅琼和老公林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方雅琼真想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
    方雅琼接了为宾馆服务人员设计新款工作服,参加行业评星活动。毫无头绪的方雅琼吃完晚饭后就央求着老公陪自己到宾馆实地找找感觉,说不准设计方案就出来了。当方雅琼小夫妻刚走到宾馆门口的时候,眼尖的雅琼就看到了急匆匆走进宾馆的郝庆。方雅琼本想去和郝庆打招呼,可是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宾馆大堂里还站着一个女孩子,两个人的手握到一起了,还一前一后走进了电梯。眼盯着电梯上的数字到了三楼,于是方雅琼不顾丈夫林海的阻拦,坚决要跟踪调查个清楚。这事要是放在别的男人身上,也就算了,全当是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凑个热闹,可是这个男人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杜星儿的丈夫,这个事情就严重了。方雅琼绝对不能容忍郝庆有出轨的苗头,她要全面地收集信息,然后汇报给杜星儿。
    吃过晚饭后,郝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他觉得时间不早了,想早点回家看儿子,于是结了账,准备回家。郝庆和江晓敏从餐厅下楼,在宾馆门口道别后,江晓敏就上了楼,郝庆也推开了宾馆的侧门。这让尾随其后的方雅琼松了一口气,还好,事情没有进一步恶化,可是就当她刚准备也出门的时候,郝庆又回来了,于是她连忙拉着林海躲到了宾馆的一根柱子后面。
    原来,光顾着吃饭说话了,郝庆将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的给忘记了,老妈的身份证现在还装在自己裤兜里呢,于是他又给江晓敏打了一个电话,要了她的房号,准备将身份证送上去。
    看着郝庆走进电梯,看着电梯的指示灯到了7楼客房部,方雅琼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在方雅琼的印象里,郝庆为人师表的形象那不是吹出来的,这几年郝庆与杜星儿的模范夫妻形象也在同学圈里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可是,可是,这个郝庆,他,他,他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郝庆可是刚做了爸爸的人,这才几天工夫啊?难道他把星儿这些日子受的罪通通忘了?
    躺在床上,方雅琼睡不着了。她思前想后地琢磨该如何告诉杜星儿。如果说得太直白,杜星儿肯定受不了,如果说得太轻描淡写,自己受不了。方雅琼对躺在一侧看书的林海说:“老公,你说这事我怎么和星儿说?”
林海将书放在一边,然后挠了一下自己的头皮对方雅琼说:“要我说啊,这事肯定事出有因,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你就别去找这个麻烦了。”
    方雅琼不解地看了老公一眼说:“怎么是找麻烦呢,这事还不是明摆着的?手也拉了,饭也吃了,房间也上去了,你说还要怎么搞清楚,难道捉奸在床啊?我现在就是在想,星儿她怎么办,这可不是个小事。”
    林海笑了笑对方雅琼说:“这是人家两口子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去说了,无论是个误会还是个事实,你都要得罪人,你明白吗?我不赞成你去报料。”
    方雅琼缩进被窝里推了林海一把,嘴里嘟囔着:“你说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啊,老婆怀个孕就受不了了。”

 

16 闺密打来小报告

    方雅琼买了最新鲜的水果,买了杜星儿喜欢的时尚杂志,还给宝宝买了几双小袜子。她按响了杜星儿家的门铃。
    刘明兰一看是媳妇的同学提着东西来玩,连忙将方雅琼让进屋子,看着方雅琼的到来,正喂宝宝吃奶的杜星儿显然很开心。
    方雅琼坐下后,因为心里装着事,她的表情基本是僵硬的。她先是逗了孩子一会,然后四下打量着郝庆与杜星儿乱乱的房间说:“星儿,你这房间可够乱的,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杜星儿自己也环顾了一下房间,然后笑着说:“别提了,这不是带孩子嘛,哪里还有时间收拾房间。你没当妈妈不知道,宝宝的东西就是要乱着放,这样才想到什么拿什么,方便省事。”方雅琼看了一眼房间里挂着的二人婚纱照说:“郝庆呢?他就一点家务不做啊。”
    被方雅琼这么一问,杜星儿连忙将自己的中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小声地说:“你小声点,我婆婆她就在隔壁。我跟你说啊,我们家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郝庆他天生就是个享受分子,一旦我指使他做点什么活儿,他那个老妈就赶紧上手,绝对不允许儿子去碰一点家务事。你说我还敢指使吗?指使他不就等于指使婆婆,哎,我都习惯了,想想这两年郝庆他任劳任怨做的那些事,也真够难为他的。”
    方雅琼轻轻抚摸了一下宝宝的脸蛋后说:“男人可不能惯,时间长了就惯出毛病了。”
    杜星儿笑着说:“我从来不惯我们家郝庆,一切全靠自觉,凭悟性,我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要洗碗了。”说完,杜星儿幸福满足地笑了起来。
    方雅琼没有笑,她严肃地问:“星儿,我问你个事情,你可不要觉得是我八卦,必须告诉我,行吗?”
    杜星儿觉得有些突兀,雅琼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将睡着的宝宝轻轻放在床上,然后走到方雅琼面前坐下,轻轻地说:“雅琼,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方雅琼抬头看了看静悄悄的客厅,然后悄悄地将杜星儿的房门关上,低声问道:“你和郝庆多久没那个了?”
    杜星儿一下就被雅琼的故作神秘逗笑了,然后说:“我当你要问什么呢,呵呵,你现在怎么这么八卦,是不是你和你老公有什么事情啊,想到我这里取经?”
    方雅琼打断了杜星儿的笑声说:“我和你说正经的呢,你快告诉我,你们多久没爱爱了。”
    杜星儿笑着说:“我们N久没爱爱了。你也不想想,我怀孕的时候大着肚子怎么爱爱。这刚生完孩子,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奶,伺候宝宝还来不及呢,哪有那个心情,而且我伤口到现在也没彻底愈合。”
    方雅琼没有去接杜星儿的话,她打算继续寻找答案。于是她又问:“那你们家郝庆是怎么解决生理问题的?”
    直觉是女人的专属。
    如果前面几个问题是方雅琼的八卦,那最后一个问题,就有点狗尾续貂了,方雅琼可不是那样的女孩。杜星儿觉得,方雅琼肯定是有事。
    杜星儿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她看着方雅琼的眼睛说:“雅琼,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和我说说,没关系,我帮你想办法。”
    方雅琼咬了咬嘴唇,她决定告诉杜星儿事情的真相,于是说:“不是我家出事了,是你家出事了,你家郝庆出事了。”
    郝庆出事了,郝庆能出什么事?他现在应该正在教室上课啊,杜星儿一时有点慌神,她想不到郝庆会出什么事。
    方雅琼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和林海看到的事情经过描述给杜星儿听,直到杜星儿失神地使劲摇着自己的头。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郝庆,呵呵,郝庆他怎么可能啊?”杜星儿还是不相信方雅琼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说,这是哪天的事情,什么时间,什么宾馆,郝庆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杜星儿急切地想去核实这个事情的真实度。
    回顾一下昨天以来所发生的事,杜星儿心里一凉,腿就有点软。中午郝庆先是打电话向她请假,说是要参加系里的会,而后晚上是听了婆婆安排给公公买收音机,再后来郝庆又将晚归解释是路上堵车。可是郝庆回家后,明明又将剩菜剩饭吃了一大碗啊,还有公公婆婆房间里传来的收音机广播声,难道,难道……

17 婆婆被媳妇拍倒了

    杜星儿推开自己的房门后,没有敲门,就直接冲进了公公婆婆的房间,接着她看见了,郝春天手里端着的那个用透明胶带缝合包扎的破收音机,还是以前的那个老红灯牌,此时,收音机里正朗朗有声地播送着单田芳浑厚有力的声音。
    时间吻合,地点吻合,人证物证吻合,在事实面前,杜星儿却不敢将这一切套到自己的三好丈夫郝庆身上。只是杜星儿还是不相信,郝庆能做出如此背叛自己的事情。或者是郝庆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可是他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和自己分享的呢?送走了方雅琼后,杜星儿抚着胸口调节着自己的心情,自己向自己保证一定要理智地对待这个事情。她觉得可以先探探丈夫的口风,如果郝庆主动坦承地交代一切,那这真的就是一个误会,反之,这个日子也就没有必要过下去了。
    郝庆下班后回家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他先是喊着杜星儿的名字叫门,接着就是进门看看宝宝发发呆,“撒撒娇”,然后和老爸老妈简单汇报下一天来的工作状态,最后再给杜星儿削上一个苹果,或是砸上两个核桃,然后将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地喂到杜星儿嘴里。今天晚上,郝庆的心情明显比昨天好,他甚至穿着睡衣还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大圈,还理了理自己的发型,这让杜星儿觉得有点不正常。
    今天晚上,郝庆去蹲马桶,时间比平时大概久了5分钟,而且手机不在床头,这让杜星儿觉得严重不正常。今天晚上,郝庆睡觉前没有吻自己,中途几次给宝宝喂奶,郝庆依旧没有吻自己,这让杜星儿再也无法忍受下去。
    这些所谓的小事在杜星儿看来,很重要。
    杜星儿不会动粗,所以她只能去捏郝庆的鼻子。郝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着精神头十足的杜星儿小声说:“搞什么搞!刚睡下,乖,别闹,明天上午还有课。”
    说着,郝庆翻了一个身,又想去睡。
    杜星儿的手又捏了上来,这次郝庆的声音稍稍提高了几个分贝,带着一丝憨意地说:“你不是伤口还没愈合吗,别撩我啊,我可憋了快一年了。”郝庆误解了杜星儿捏鼻子的意思。听着郝庆均匀的呼吸声,杜星儿对着郝庆的背影说:“你给你爸新买的那个收音机又坏了。”
    这样的一句话,让郝庆睁开眼睛并从床上坐了起来。郝庆心里一紧,就大概猜到了一点什么,一定是老妈口不紧,泄露了什么机密。不过,这事在郝庆看来,不是什么大事。
    为了获得杜星儿的谅解,郝庆也干脆将事情摊开了说,他知道此刻坦白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他对杜星儿说:“其实吧,就是我一个高中时的老同学,别人出差路过这里,我妈这不是求别人帮忙将身份证带回家办社保,我才去见了一面。”
    杜星儿接着郝庆的话头追问:“然后呢?”郝庆在回答杜星儿这个然后的时候,刻意忽略了自己和江晓敏吃饭、聊天、去房间送身份证的一系列经过,他觉得这些没有必要和杜星儿解释,本来也没这个必要,因为只会将事情越描越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我们就是见了一面,我把身份证给人家,本来要请她吃饭的,后来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就没有吃,再然后我就回家了啊。路上堵了车,回家晚了。对了,还有然后,然后我妈怕你误会,所以刻意找了这么一个收音机的理由,你可别怪我妈,她都是一番好意。”
    杜星儿听着郝庆的坦白解释,心一阵一阵地翻腾,像有血要滴下来。
    郝庆一定是出轨了,而且更为严重的是,郝庆的背后还有公公婆婆的大力支持,即使不是支持,也是帮凶,他们一家三口合起伙来唱双簧。杜星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竟然一把抓住了郝庆的睡衣领子,这样的大动作郝庆之前从未领教过。
    郝春天和刘明兰早就被隔壁房里传来的对话声吵醒了。刘明兰心里有些担心,于是她悄悄地披上衣服,然后赤着脚悄悄走到儿子房间门口。郝庆正在极力地解释着什么,但每一次解释的结果都靠不上杜星儿心中的正题。杜星儿起身想到客厅里倒杯水,让自己那颗眼看要着火的焦灼的心冷静一下。于是,她使劲地将房间的门往外一推。
    杜星儿这一推门不要紧,但是她用的力气实在太大了,门板带着惯性狠狠地撞击到在门外偷听的刘明兰头上,随着“咣当”一声,一拍即中,穿着睡衣的刘明兰当场被撞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