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那时花开 >> 长篇小说 >> 正文

《8010妈妈向前冲》第三章 (长篇连载)

2010-11-26 13:26:22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那时花开    


9月子里的“性福”生活

    郝庆要戒烟了,杜星儿也想洗澡了。
    这一连十几天的折腾,加之生孩子时血和汗交织产生的化学反应,杜星儿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开始变味了。
    从生下儿子的那天起,杜星儿就想洗澡,现在这个念头越发的强烈。无奈婆婆看得紧,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水,每当她要向卫生间挪一步,警觉的婆婆就会从房间里走出来,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想尿尿了啊,来,妈伺候你,别不好意思,妈也是这么过来的。”
    说实话,杜星儿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从小到大,只有妈妈给她洗过澡,现在居然让婆婆伺候她方便,她有些难为情。可是郝庆白天要代课,这也不能老憋着不是。杜星儿的身体因为顺产的折腾,实在太虚弱了,出院时医生还特意叮嘱了,大小便都要有人盯着,防止重心不稳晕厥过去。
    于是,杜星儿学会了在想尿尿的时候就朝卫生间走,这个时候婆婆就明白她的意图,虽然每次嘴上都会说,来让妈伺候你,但是杜星儿还是坚持自己完成,这让在门口等待的婆婆只听其声,不见其形,反倒觉得尴尬起来。
    “洗澡!洗澡!老公,我要洗澡,坚决要洗!”杜星儿大半夜里耍着性子对着丈夫撒娇。郝庆捏着杜星儿的腮帮说:“你说你,你就不能忍两天再洗啊,我又不会嫌弃你。”
    杜星儿摇着丈夫的肩膀说:“你不嫌弃,我自己还嫌弃自己呢。什么时候也没这么脏过啊,我觉得我连垃圾堆里丢弃的小浣熊都不如,别人下雨还可以洗个澡,我呢?神啊!救救我吧!就让我去洗个澡吧。”
    郝庆看了看小摇窝里熟睡的儿子,然后对杜星儿说:“我的小浣熊同志,你就不要闹了好不好,你要再闹儿子可就醒了,他可是刚睡下,我们不要折腾他好不好。有什么不满你就冲我来。”
    杜星儿在郝庆的“挑衅”下果真冲着老公去了,两个人甜蜜地滚在被窝里,杜星儿一时也忘记了身上还在散发着的怪味。
    被窝里的两个人只能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因为伤口的存在,他们什么坏事也干不了。在这个时候,杜星儿突然无比怀念她和郝庆两个人的世界。
    对于郝庆的追求,最初杜星儿是强烈的拒绝,也并不是因为讨厌他,同时她还有点小喜欢他。但是她总觉得他不过和那些80后男孩子一样,热度是一时的,她想要的爱情却是一世的。是后来郝庆的执着和坚持感染了她,让她的拒绝变成了观察,也尝试着和他单独见一面,也尝试着一起去看《爱情呼叫转移》,也尝试着拉了一回手,拥了一个抱,接了一次吻,再大胆的事情,她就没有勇气了。
    杜星儿将郝庆的一些情况试探着去和爸爸说,目的是为了探探爸爸的口风,杜副局长也理解女儿的心思。最初他的意见是坚决反对,一来两个人还在读书,毕业后的事情谁也不好说;二来这个男孩子是外地人,家庭又没什么背景,虽然他不歧外,也不会以门第去衡量幸福的标准,但是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把女儿拉扯大实在不容易,女儿的幸福可以说是他最大、最后的心愿。他这活了大半辈子,不都是为了女儿吗。后来,女儿三番五次在他面前的花言巧语,让他觉得有必要见见这个男孩子;再后来,郝庆登门拜访,给杜副局长留下了一个极为不错的印象。杜副局长觉得这个孩子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能耐,但是知书达理,忠厚老实,性格温和,脾气又好,女儿跟他在一起虽然不会大富大贵,却也绝对不会受什么委屈。靠得住,这也就够了。像他这样在官场上驰骋了20多年又怎么样,最后还不就是一碗粥的幸福。
    有一件事杜星儿一直是瞒着郝庆的,那就是关于郝庆的工作。虽然毕业的时候郝庆成绩不错,人缘不错,表现也不错,但是要想在大城市里扎稳脚跟,光凭这些不错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像他这样研究生刚毕业就可以顺利进入江城某大学任教。这是杜凯旋通过这么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关系一手操办的。至今,郝庆还觉得是天上掉下了大馅饼,轻松就被他咬住了,如果要让他知道,这个大馅饼是岳父大人抛给他的,他的面子怎么挂得住
而对于郝庆而言,杜星儿是他的地,他只能藏在地下,众星捧月般给她放肆的理由。杜星儿虽然出身干部家庭,爸爸又是局长,但是她丝毫没有那种大小姐的傲气,在学校里,对任何人,对任何事,她都是以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去对待,这让郝庆刮目相看。加上她又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于是郝庆施展了一追、二缠、三赖、四熬法,通过3年的努力终于抱得美人归。
    在爱情这个问题上,郝庆觉得男人就应该厚脸皮,这和自尊、和面子都没有关系。这是只和结果挂钩的曲线,过程可以曲折,但是最终要达到目标。所以这么多年来,郝庆一直把杜星儿当做一弯月亮来宠着,任她在他面前无比放肆。
    看吧,相爱的两个人就这么拱在被窝里互相闻臭,哪里还有半点爸爸妈妈的做派。
 

10 难得做次波霸

    在充足的理由下,在限定的时间内,80后小妈妈杜星儿好不容易甩开公公婆婆的眼神追踪,在一番简单的打扮后背着小坤包就出了门。
    这是杜星儿在做完月子后第一次出门。她像一只飞出牢笼的小鸟,舍弃所有的交通工具不乘,徒步前往江城市最大的购物中心。杜星儿好久都没有这样自由自在地走路了,今天她铆足了劲,约好了秋秋和方雅琼当参谋,立志要将儿子的所有装备置办齐全,将血拼精神进行到底,不然绝不回家。什么狗屁时间,通通见鬼去吧。
    当杜星儿两步一颤地来到星巴克门口的时候,发现除了秋秋和雅琼在那里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外,旁边还有几个黑、白老外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杜星儿坐在秋秋为她预留的位置上,然后上下打量了自己一遍后,悄悄地向两个人嘀咕:“喂,那几个老外怎么总盯着我看啊?”
    方雅琼一下就笑了,然后用手比量了一下杜星儿的上半身,窃窃地说:“你长得漂亮呗,别人怎么不看我们,是吧,秋秋。”
    秋秋俯到杜星儿面前,强忍着笑意说:“他们在看你的大胸胸。”
    在“啊”的一声尖叫中,杜星儿下意识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胸。
    七月的江城异常炎热,天然的大火炉为城市罩上了一个大笼屉,每个人都像这蒸笼里的豆沙包。杜星儿出门时因为着急,匆匆朝身上罩了一件T恤后就算了事,也没有照顾这件T恤的颜色。放在平时,这样出来也没什么不妥,穿白色T恤的女人大把,可是穿在今天的杜星儿身上,就有问题了。
    哺乳期的杜星儿在经过婆婆的偏方调剂之后,乳房涨得很大,奶水也变得很足,以至于这一路上的颤抖导致奶水涌出来不少。奶水渗透胸衣,染到白色的T恤上,T恤出汗又紧贴着皮肤,奶渍分外明显,她居然没有半点察觉。那么多的老外,那么多的眼神,她算是彻底走光了。
    杜星儿一边以手遮体,一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那些老外,然后对秋秋和方雅琼说:“简直就是一群流氓。”秋秋笑着打趣地说:“星儿姐,他们听不懂中文。”
    方雅琼说:“赶紧到商场里先临时买一件别的颜色的T恤先穿上吧,不然这一路可有风景了。”杜星儿吐着舌头说:“你们总要让我先喘口气啊,这一路的小跑,快,水水水,渴死我了。”
    方雅琼咖啡递给杜星儿说:“拿铁,没加冰。”
    杜星儿接过自己最喜欢的拿铁咖啡刚要喝,突然脸色很纠结地将咖啡放到桌子上,然后手舞足蹈地用忿忿的语气自言自语地说:“不行,不行,我全给忘了,这咖啡我不能喝。我要喝了它,我家宝宝晚上还不闹死我,现在这两个钟一喂已经够折腾的了,喝了咖啡他还不得跳舞。”
    杜星儿从服务员的手里接过白开水一饮而尽,然后很委屈地对秋秋和方雅琼说:“哎,看我这日子过的,觉不能睡,咖啡不能喝,漂亮衣服也不能穿,一日三餐的清水猪肝。我,我,我这委屈找谁说去啊我。”
    方雅琼笑着说:“找你家三郝说去啊,让他对你负责,谁叫他当初只顾自己快活,哈哈。”
杜星儿语气一转地说:“就他,他现在在家可没地位,还不如我呢,婆婆对我多少还给上三分薄面,对他是一点面子都不讲,我们家三郝也真不容易,哎,不提了,不提了。服务员,再来一杯白水。”
    杜星儿的“危言耸听”让方雅琼觉得很自豪,她得意地对杜星儿说:“看来还是我们家林教头最懂得疼人。他早就有先见之明,知道我受不了这份活罪,所以压根就不让我去体验这做妈妈的感觉,我还觉得很亏呢。”说完又是得意的一阵笑。
    杜星儿白了雅琼一眼后说:“少装蒜,我可告诉你们,等郝庆爸妈一走,孩子你们一人带一天,谁也跑不了。”
    方雅琼说:“好啊,我当动物养着。”
    秋秋跟着说:“那我就当玩具玩着。”
    说完,两个人一击掌,用假正经的口吻说:“默契。”
    杜星儿在一边作欲哭无泪状,一边绷紧了鼻翼说:“我可怜的娃啊,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说完这句后,三个人利索地一伸手,然后三个手掌击打在一起,异口同声地说:“默契。”
    杜星儿在经过了一番血泪诉苦之后,三个女人便在江城最大的购物中心败金起来。

11 败家媳妇购物狂

    江城最大的购物中心,一家新开业的育婴馆里面挤满了妈妈和准妈妈们。杜星儿、秋秋、方雅琼三个人正在为杜星儿家的儿子挑选自动奶瓶,她早就听说了这种带有双把柄及自动吸管的奶瓶,宝宝可在任何角度轻松吸奶,真先进。
    杜星儿拿起一套问营业员:“这自动奶瓶,能不能介绍一下。”
    营业员拿起一个样品奶瓶,轻松地拧开盖,然后说:“这是美国进口原料制成的,质轻、坚固不变形。内颈平滑、方便清洗,里面设计的双气孔导可以使宝宝吸奶更加顺畅。”
    杜星儿听到这样的介绍,心里激起了强烈的购买欲望。虽然家里已经有三个奶瓶了,但是她觉得都不如这个好。于是开票,刷卡,自动奶瓶被杜星儿收入囊中。
    杜星儿怀孕前有三大担心:身材会不会走样?老公会不会变心?宝宝会不会健康漂亮?现在在她看来,担心上又多了一条,宝宝的东西那么多,一个比一个潮流,一个比一个先进实用,自己到底能不能跟上趟?
    不久,杜星儿的目光又瞄上一个小肚兜、一套小衣服、一双新鞋子、一个新式玩具、一个自动体温计,全部开票买单。边排队付款杜星儿边说:“我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要买齐了,如果等郝庆他妈来买,什么便宜她买什么。”
    当杜星儿提着大包的东西乘车回家时,她突然想起了将给儿子喂奶的时间抛在脑后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出门前后已经4个多小时了,这下可糟了,儿子肯定饿哭了,这个粗心的妈妈。
    杜星儿提着东西加快了爬楼的速度。她心里原本想的是,先轻轻地用钥匙旋开房门,接着再蹑手蹑脚地在门口换上拖鞋,然后溜进房间。就碰碰这毫无道理的运气吧。
    杜星儿刚把半个脑袋探进房间,就看见了手拿奶瓶的婆婆正在喂儿子吃奶,嘴巴里还哼着跑调的儿歌。
    杜星儿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儿子没饿着,就不会有什么大事,顶多是她甘愿受罚,保证下不为例罢了。到时候,她还可以将这所有的过错归功到这一大包宝宝用品身上。
    杜星儿放下手里的东西,轻轻走进房间,然后对婆婆温柔地说:“妈,实在不好意思,商场里人太多了,我排了半天队,就把这时间给耽误了。来,您歇一会,我来喂他。”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去接婆婆手里的奶瓶。
刘明兰眼皮翻了翻,看了杜星儿一眼,又用眼睛扫了一眼提回来的大包小包,慢吞吞地说:“有我们在家里,还能饿着孩子啊?不过你这时间也太没个准了,说了几点回就要几点回,孩子他有现成的奶不吃,吃奶粉多不好啊,你说是不是?”
    杜星儿接过奶瓶连忙毕恭毕敬地说:“妈,您说得是,我这就哄他吃奶。”
    刘明兰在隔壁的咳嗽声中,走出了房间。
    杜星儿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宝宝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杜星儿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去打量四周。才几个小时工夫,杜星儿和郝庆的这个房间就大变样。勤快的婆婆已经将宝宝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叠成豆腐块,地上乱丢的玩具也被码成了一堆,早上换下的几个尿不湿早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就连她和郝庆乱丢的衣服也被婆婆分别挂在了衣柜里。这个时候,杜星儿发现自己前天换下的内衣也不见了,于是一扭头,内衣正在窗外的阳台上滴水呢。
    望着眼前的一切,杜星儿不由得在心里开始给她的婆婆加分。她甚至有些脸红,有些不好意思,在这个婆媳关系被妖魔化的时代,她和很多人一样,觉得只要不是遇见一个不讲理的婆婆,就已经是烧高香万幸了。相反,如果是因为婆婆做得太多,做得太好,就有点显得她这个儿媳不合格了。
    杜星儿哄儿子吃足奶睡下后,开始到客厅里清理她买的那些新玩意。当她一件件地将东西摆出来后,在房间里观望的刘明兰有些坐不住了。刘明兰撇开郝春天拉扯的手,走进客厅对杜星儿说:“家里不是有好几个奶瓶吗,怎么又买新的了?”
    杜星儿将自动奶瓶捏在手上对刘明兰笑眯眯地说:“妈,这个是自动奶瓶,等我休完产假,给宝宝喂奶用的。”
    刘明兰望着奶瓶不解地说:“这自动奶瓶不也就是奶瓶啊,我们家郝庆小的时候吃奶,就用个塑料瓶,也吃得很好。”杜星儿赔笑地说:“那时候是你们条件不允许,现在好东西可多了,我可不想亏待自己的宝宝。”
刘明兰忍着怨气走回房间对郝春天小声地抱怨道:“你说说,这家里奶瓶一大堆,又买了个自动的回来,明天是不是再买个产奶的回来,这个小姑奶奶啊。”
    郝春天在一旁安慰着:“买就买吧,能挣能花。星儿不是说了吗,不想亏着自己的孩子,年轻人的事,你少管。”刘明兰抱怨着:“这,这,这不是败家媳妇嘛,哎。”

12 婆媳奶粉保卫战

    摩擦是从一袋国产奶粉开始的。
    当杜星儿将买回来的东西收拾利索后,她准备烧点开水烫烫新买的奶瓶。刚走进厨房,她便看到了菜墩子上放着的一袋开了口的国产奶粉。
    杜星儿将奶粉拿在手上说 :“妈,这是您喝的奶粉吧?落在厨房的菜墩子上了,多不卫生啊。给,您放起来,喝的时候好记得地方。”
    刘明兰答道:“我们哪有这么金贵,都多大年纪了,还喝奶粉。这是你爸他刚才买回来给宝宝喝的,你爸他买对了,宝宝可爱喝这个奶粉了。”
    杜星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宝宝喝的牛奶是婆婆手中这袋国产奶粉冲调的。
    杜星儿快步走回房间,然后从一个角落里将一桶进口奶粉抱在手上对婆婆说:“妈,这里不是有我们专门给宝宝买的奶粉吗?”
    刘明兰将这一桶一袋奶粉拿在手中进行着比较,然后对杜星儿委屈地说:“这成桶的和成袋的不都是奶粉吗?我跟你爸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你们把奶粉放哪里了,孩子饿得哭,你爸他就到楼下超市买了这种最贵的。”
    杜星儿有点急火地看着婆婆说:“妈,宝宝以后绝对不能喝这样的奶粉。”
    刘明兰有点无奈地说:“这,这,这都买回来了,不喝多浪费啊,我看宝宝挺喜欢喝的。”
     “妈,关于这两种奶粉的区别我说了您也不懂,您不知者不怪,下次可千万别再喂宝宝喝了。”说着,自顾自地拿着奶瓶回了房间。
    刘明兰愣在客厅,半天没有说话,她显然是被杜星儿的一席话给噎住了。她这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的劳动成果就这样在儿媳的质问中变得一文不值。在这半天里,她先是腰酸背痛地搞了卫生,接着又按她印象里的样子收拾了儿子媳妇的房间,还在犹豫当中洗了她本不该洗的衣服,最后又嘱咐老伴下楼买了最贵的奶粉。她这是哪儿错了?她有些委屈,她急切地希望儿子下班赶紧回家。
    好不容易才熬到下课的时间,郝庆推了同事的饭局就急匆匆地往家赶。还没冲进家门,郝庆就已经忍不住地喊着妻子的名字:“星儿,快开门,我回来了。”接着就是“嘭嘭嘭”的敲门。
    儿子下班回家,心里挂念的竟然不是她这个妈妈而是自己的媳妇,这让掐好了时间在门口等着给儿子开门的刘明兰心里顿时一阵失望。
    望着兴高采烈进门的儿子,刘明兰将手里的拖鞋递过去,郝庆穿上拖鞋,没有看妈妈一眼,却先朝自己的房间奔,嘴里还高兴地喊着:“儿子,爸爸回来了,爸爸想死你了。”
    刘明兰心里又是一阵失望,除了媳妇,就是儿子,她这个妈妈算老几?望着表情失落的刘明兰,郝春天将手里的收音机放在一边笑着说:“怎么样,我就说了,儿子大了不由娘,现在年轻人的生活,你别管。你该怎么吃怎么吃,该怎么喝怎么喝,没事了像我一样,听听收音机,浇浇花,抱抱孙子,这就是最佳生活。”
    刘明兰心里闷着一股子火,恼怒地将收音机拿起来随手摔到床头上,发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喀嚓”声,收音机的电池骨碌碌滚到了床底下。
    郝春天一边弯腰去够电池,一边气愤地说:“不讲道理,一点道理都不讲。你,你,你这是什么人啊。”
    听到爸妈房间传来的争吵声,郝庆忙跑进爸妈的房间里。郝春天对儿子说:“你回自己的房间去,不要理她,她是无理取闹。”刘明兰看着儿子,委屈得眼圈都红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向儿子开口,难道说你媳妇乱买东西,你爸买了国产奶粉,你妈我又“失宠”了?
    看着不说话的老妈,郝庆回到了自己房间,他哪里知道,自己才是引爆这炸药的导火索。郝庆一边摆弄着杜星儿买回来的新鲜玩意,一边小声地向杜星儿原委。杜星儿用手指了指那桶奶粉对郝庆道出了今天的奶粉事件。
    听杜星儿将事情的经过说完,郝庆不乐意了:“我妈她多大岁数的人了,一辈子都没人数落她,你这样教训她,她受得了吗? 这事你做得不对啊。”
    杜星儿听郝庆这么一说,心里也觉得有些过分,她嘿嘿一笑地用手拍着怀里的宝宝说:“还不都是这个小东西惹的祸,谁叫他这么金贵来着。”
    郝庆看着儿子,对杜星儿央求着:“我看今天这个事,你有必要向我妈她道个歉,而且很有必要,就当为了宝宝,你看可以吗?”
    杜星儿脑袋一歪地说:“不就道个歉吗?行,我主动认错,不过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啊,下次抽奖的时候,我要连抽两次,可以吗?”
    郝庆笑了,然后故意咬着牙说:“行,等他们走了,你想抽几次抽几次。”
    晚餐,郝庆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地坐在聚光灯前吃饭。面对刘明兰今天的菜肴,杜星儿先是称赞有加,接着就今天的奶粉事件郑重向婆婆道歉。
    刘明兰反倒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但是她有分寸,于是将这所有的错推到郝春天头上:“都是你爸,连个奶粉都不会买。”
    郝春天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都是我不好,上次是味精,这次是奶粉,我下次想买什么东西,就告诉郝庆。”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