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那时花开 >> 长篇小说 >> 正文

《8010妈妈向前冲》第二章 (长篇连载)

2010-11-26 14:22:15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那时花开    


 

6两个妈妈的幸福

在度过了隔离间的短暂观察和检查之后,杜星儿母子已经被暂时安顿在了楼道的产护铺位,虽然条件简陋了一点,但是初为人妇的妈妈们,幸福得把这些都忽视了。最庆幸的是,再过一会,就会有一间单人间的铺位空出来,价位比四人间贵是贵了点,但是早已经被儿子降生的喜悦冲击着头脑的郝庆,觉得这点小钱真的不算什么。
秋秋在一旁陪着刚刚从产房里推出来的杜星儿问东问西,刚出生的小家伙微闭着眼睛在一旁睡着了。
   郝庆正在用手机四处报着平安,8斤2两的数字随着信号在四处传递。
  当郝春天和刘明兰接到儿子郝庆电话汇报来的好消息,高兴得早已不知道收拾什么东西好,原本打算第二天才动身的行程马上改签到当天下午。
16岁上大学的郝庆一直都是毛巾厂女工刘明兰最满意的“产品”,是她的人生观极明智、极正确的明证。每当郝庆的爸爸郝春天和她的意见不一致时,她便把郝庆当武器搬出来:“瞧,当初要不是听我的,儿子能这么有出息?”郝春天也就服了软,无话可说。
  当然,郝庆的出息和妈妈刘明兰坚定的育儿目标有着直接的关系。精明过人的刘明兰虽然只是个初中生,却有着小县城普通女性难得的发展眼光,她认定郝庆必须通过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在这项原则之下,她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财力都用在儿子的学习上,好在儿子也争气,小学、初中各跳一级。刘明兰总是遗憾地说,如果郝庆的青春期能晚点到来,他说不定能考上科技大的少年班。
  此时,坐立不安的郝春天对弯腰数着前几天买来的土鸡蛋的老伴耐烦地说:“你这几个破鸡蛋,一天到头地数,数个什么劲。”
  刘明兰继续埋头数鸡蛋:“去,别打岔,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儿子能有今天的出息,还不是全靠我的精打细算。”
  郝春天笑着,坐在沙发上抽起了烟,看着数鸡蛋的老伴,自言自语地说:“宁可被儿子气死,也不要没有儿子盼死。这下可好了,这就去看孙子,看孙子喽。”
  妇幼保健院的单间病房里,那个在杜星儿腹中孕育了270多个日夜的柔软的小东西醒了,先是哼哼着,而后就亮开嗓门高唱起来,好像对这个世界有诸多不满。
  新晋级的爸爸和妈妈慌乱起来,杜星儿无措地抱着这个粉红色的小家伙,郝庆则大惊小怪地急忙找来护士。
  护士笑着说:“你儿子饿了。给他吃他就没意见了。”
  杜星儿凭着对哺乳的基本理解,解开衣扣,把自己的乳头往儿子的小嘴里送,送了几次也没对上,刚刚生产的过程消耗了太多体力,她的手臂不一会儿就累得酸痛起来。
  郝庆在一边看着着急,用手托起儿子的小脑袋往星儿的胸前凑,也不知怎么的,那小家伙这次终于找到了目标,杜星儿觉得乳头上针刺般疼痛,低头一看,儿子满意地闭着眼睛惬意地享受着人生的第一顿美餐。
  郝庆用手在杜星儿的鼻子上轻轻一刮:“真笨,瞧我儿子多聪明,无师自通。”
  杜星儿哂笑着:“你就吹吧,这叫本能。”
  郝庆一边为妻子削着苹果,一边满意地笑眯眯地看看躺在星儿怀里吃奶的儿子。
  杜星儿故作没好气地对郝庆说:“笑,就知道笑,你们老郝家有后了。是这个意思吧?”
  郝庆将切好的苹果放在床头,不去理会杜星儿的话,然后弯腰俯下身子想要在妻子的面颊上亲吻一下。
  杜星儿将他推到一边说:“有一个还不够折腾的,你们爷俩都想来欺负我。”说完自己也笑了。
  伴随着“咚咚”的敲门声,方雅琼抱着一大束鲜花冲了进来,她身后跟着高大帅气的林海。一看见被杜星儿抱在怀中的小婴儿,方雅琼就快活地嚷了起来:“快让我看看!哈哈!粉红色的小老头!”说着伸手就要把孩子抱在手里。
  方雅琼开心地从杜星儿手中接过襁褓,一边吻一边说:“星儿,幸福吧,幸福吧?对了,快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感觉。”
  杜星儿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我感觉自己是个机器人,没电的机器人。”说完,呵呵一笑。

7 公婆驾到

夜幕悄悄把屋外染黑了,产科病房里恢复了属于它的安然和沉静,那个新生命就像一颗大白兔奶糖般融化在这对新晋爸妈的目光中。
  杜星儿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她要留出足够的精神和精力来照顾刚刚出生的儿子,还要酝酿充足的理由和合理的对策来应付方雅琼嘴里的50后的爷爷和奶奶。
  生个女儿是罪臣,生个儿子你就是功臣。
  郝家的功臣杜星儿出院那天,仪式隆重,前有公公提着白毛公鸡开道,后有婆婆念念有词地压阵,丈夫郝庆则像个小跟班一样抱着孩子走在星儿的右手边。望着医院门口看热闹的妇女儿童,郝庆的面子荡然无存,但他也只有对父母点头称道的份,因为这个阵势是妈妈特意布置冲喜的。
  刘明兰是个老迷信,所以对于孙子的第一次见光,她有着传统的观念。如果能安排一次铁公鸡开道,孙子一定会长命百岁。可是在这样一个大城市,她人生地不熟,去哪里找铁公鸡呢,由于时间太过于紧迫,刘明兰就安排儿子郝庆去买一只红冠子的白公鸡来,老伴郝春天平时就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由他提着公鸡开道,也算名副其实了。
  杜星儿对婆婆的这种做法极为排斥,无奈她是个有修养有教养的媳妇,她不希望自己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和婆婆闹上个天翻地覆。双面胶的故事她听得太多了,怎么忍心让唯命是从的丈夫为难?更何况婆婆的出发点又是好的,既然她愿意折腾,就随她一次吧,不都是为了宝宝嘛。
  出了医院大门,终于坐上了出租车,杜星儿松了一口气,想想她堂堂一个大记者竟然也这样“风光”了一把,不由感叹大千世界果真无奇不有。
  月子里的一日三餐,全凭婆婆安排,怀孕的时候由丈夫制定的那个营养食谱已经被彻底废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婆婆的“好手艺”。
  鸡鱼肉蛋是婆婆眼中的拿手好菜,也是最有营养的。于是就有蒸肉、蒸鸡蛋、蒸鱼糕、蒸土鸡这样的菜肴被端上餐桌,床榻上的杜星儿被这样清蒸了一个星期后,奶水开始变得有些不足。
  看着儿子一天中总有那么一阵饿得直哭,杜星儿揪心地疼,都说最好的药房是厨房,可在婆婆的这个“药房”里,杜星儿是越来越不满意,于是嘱咐老公能不能合理膳食一顿啊,最好是鲫鱼豆腐汤。
  说到鲫鱼豆腐汤,也是杜星儿最值得骄傲的地方。谁家老公有郝庆这个手艺和水平?当年,追了杜星儿三年,这鲫鱼汤也做了三年。因此两个人还得到两个外号,郝庆叫鲫鱼,杜星儿叫豆腐,美其曰,鲫鱼吃豆腐。要采访采访两个当事人对爱情的哲理,两个人感情全融在这汤里了。
  记得“六一”领结婚证的那个晚上,杜星儿半开玩笑地问郝庆:“老公,我这可是嫁给你了啊,说,你会怎么对我。”郝庆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会给你做汤,鲫鱼豆腐汤,做一辈子。”杜星儿顿时就感动了,虽然这样的话没有什么动情之处,甚至有些不可爱,但是很实际,很受用。她需要一个一辈子都对她好的男人,像她的单身老爸一样。在眼泪的奔流中,鲫鱼吃豆腐开始了。
  现在杜星儿点名要喝自己做的鲫鱼豆腐汤,还真让郝庆觉得有些为难。他可是从来没有当着自己老妈的面下过厨。在刘明兰眼里,儿子和他爸一样,天生就是享受的命,而下厨就应该是女人的事,一个大男人系上围裙,那像什么话,她绝对不允许。
  婆婆是长辈,她是小辈,不是自己不够强势,也不是自己一味地选择妥协,而是遇见这样老传统极品的婆婆,杜星儿的处理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忍,忍而再忍,忍不下去、忍无可忍也要忍,这是做档案工作多年爸爸总结的“忍道”。
  为了解决鲫鱼豆腐汤这个难题,郝庆选择主动去和老妈摊牌。刘明兰此刻正坐在床头给孙子绣着老虎图样的小枕套,这不,虎年到了,自己不能闲着,她这个家传绣花的本领也总算是派上了用场,一个老虎头在她的飞针走线下变得虎虎生威,活灵活现,孙子枕虎头,天不怕地不怕。
  郝庆对低头绣针的刘明兰说:“妈,我和您说个事,这不是星儿她奶水少嘛,我看网上都说,用鲫鱼和豆腐一起熬汤还是个偏方呢,能出奶,要不您给她熬上一碗。”
  刘明兰继续做着手里的活,头也不抬地说:“什么鲫鱼豆腐汤,人家是王八乌龟汤喝了才产奶,是不是你媳妇想吃鲫鱼了?”
  这时,在阳台上侍弄花草的郝春天走进来对老伴说:“熬吧,熬吧,媳妇想吃什么,你就做什么。”
  郝庆得令后连忙说:“我这就到楼下菜场去买。”
  郝庆回到自己的房间,亲了一下儿子后,对杜星儿欢快地说:“鲫鱼豆腐汤,嘿,我这就去买原材料。”
  说着郝庆就出了门,杜星儿咂吧咂吧嘴,觉得生活这样就挺好,知足就是幸福。

8一碗汤端不平

不都说婆媳是天敌吗?刘明兰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媳妇还是个省油的灯,什么都听儿子的,听自己的,天天就是一个微笑,就是一个好字当头。可越是这样,就越让刘明兰心里直犯嘀咕,这大城市里大局长的大千金怎么就这么好脾气?郝庆他三叔家的老二不是也娶了一个大城市里的姑娘,人家还是北京干部家的千金呢,还不是天天和婆婆争风吃醋地吵个没完没了;还有厂里那周会计家的女儿,逼得婆婆直上吊,这不都是城市里媳妇干的好事!
  刘明兰对儿媳妇的好脾气心里没底,但她也有自己的一套相处原则,那就是少说话,多干活。贴心的话说给儿子听,好听的话讲给媳妇听,难听的话唠叨给老伴听,一切以孙子为中心,他现在可是家里的小祖宗,看他妈疼他的那个眼神。
  买鱼的时候郝庆遇到了系主任陈国柱也在买菜,两个人照例寒暄着。郝庆付了鱼钱后,顺便也把陈主任的鱼给买单了,他觉得这样的出手很合乎情理,也很大气,让他脸上倍儿有面子。
  鱼肯定不是白吃的,不然就真的变成白痴了。陈主任在客气一番后提着自己的鱼将郝庆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小声说:“小郝啊,你的那个博士学位要尽快拿到呀。其实你各方面都不错,就差这么个硬杠杠。现在学生多了,系里的师资也在壮大,今后我们系会升格为学院,还是需要一些年轻人来协助领导层工作的。你们这批小年轻里面,我最看好你了。”说着陈国柱掏出烟来递给郝庆一支,自己也叼到嘴里一支。
  郝庆将火给陈主任打着,然后点头微笑说:“我会抓紧的,谢谢陈主任您平时关照。”陈主任拍了郝庆的肩膀一下说:“你个三郝啊,行,那咱们改天到我办公室细聊。”
  看着陈主任渐渐走远了,郝庆的心思又被牵动了起来。自从杜星儿生了孩子后,他的心思就全用到了儿子身上,已经好几天不去琢磨这个事情了。
  是希望,也是无望,郝庆摇了摇头,提着鱼上楼了。
  冒着热气的鲫鱼豆腐汤香气扑鼻,郝庆在伺候杜星儿喝了小半碗之后,杜星儿说什么也不喝了,这鲫鱼汤无论从颜色还是到味道,很明显不是丈夫的杰作。其实这都算不了什么,她没有那么娇贵,如果放在平时,就是汤药,她也会捏着鼻子灌下去,顶多在喝完后搞杯果汁漱漱口,可是现在不同了,她吃什么,就意味着宝宝吃什么,她喝什么,宝宝就喝什么。这鲫鱼汤虽然很鲜美,但是功劳都归功于里面添加的味精。
  月子里的妈妈是绝对不能过量食用味精的,杜星儿对于这点绝不含糊,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了儿子的发育和成长。
  郝庆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自觉地对杜星儿说:“这味精是我妈下楼买菜的时候带上来的,他们老两口吃了一辈子味精。我一会就告诉他们,以后做饭的时候,一点味精都不要放了。”
  杜星儿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个奶爸啊,你说你妈买味精上来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嘱咐他们啊,幸亏这一连七天都是吃的清蒸,这儿子要真吃出个什么好歹来,看你怎么收拾。” 
  郝庆好像很委屈的样子,他说:“爸妈这不也是好意,看咱家没味精。”
  杜星儿还在和郝庆较真:“这不是你爸妈的错,是你的错,明白吗?”
  郝庆不再言语什么了,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很委屈也很憋屈,于是,他想抽烟了。是杜星儿的一句话熄灭了他的烟瘾。
  杜星儿在数落丈夫的时候,其实心里知道丈夫就是个冤大头,他不可能把每件事都处理得很到位,也不可能一包味精、一包调料记得那么清楚。但是这个事情她必须要说,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重视,才会长个记性。重视她自然就是重视宝宝,现在,还有什么能比抚养宝宝的这个任务更艰巨。受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想想自己当初怀孕的时候,300天万里长征都走下来了,那是怎么一个滋味,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是一点儿委屈能比的吗?
  当然杜星儿也可以深刻理解到在一边沉默的丈夫心情,于是她将嘴巴捏成了一朵花后对郝庆说:“老公,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强忍着味精对宝宝的危害,还是喝了小半碗?那是因为这是咱妈亲自下厨熬的,她什么时候熬过鲫鱼汤啊,她这是给我面子。”
  郝庆彻底屈服在杜星儿的柔声细语之下,仔细想想也是自己做得不够细致,连儿子的健康问题都不细心,还怎么当个好爸爸。
  立志要当个好爸爸的郝庆悄悄对杜星儿说:“老婆,我准备戒烟了,我要为咱家宝宝创造个健康的环境不是?每次躲厕所里抽烟,一点不符合一个好爸爸的形象,以后我要改头换面。还有什么恶习,你说,你统统都说出来,我一定痛改前非。”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