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专栏 >> 文化名家 >> 李洪光 >> 随笔卷 >> 正文

读诗人轩辕轼轲先生的《凶信》有感

2010-02-23 16:20:30 来源: 临沂在线 作者:李洪光    

    核心提示: 震撼。当我读这首诗歌的时候,是在深夜。凶信,让我吓了一跳,这是一个人面对人性扭曲的 噩耗. 我加入了乌鸦的队伍 / 但我不够黑 / 用锅灰涂抹也不够黑 / 但我不会飞 / 扔掉双腿 / 把胳膊砸 扁也不会飞 / 但我是个 人 / 当乌鸦飞向人类 / 可以把我直译成一封凶信 / 乌鸦是诗

震撼。当我读这首诗歌的时候,是在深夜。凶信,让我吓了一跳,这是一个人面对人性扭曲的噩耗.

我加入了乌鸦的队伍/但我不够黑/用锅灰涂抹也不够黑/但我不会飞/扔掉双腿/把胳膊砸扁也不会飞/但我是个/当乌鸦飞向人类/可以把我直译成一封凶信/ 乌鸦是诗歌里常用的词语,不吉祥的标志。乌鸦很黑,但我不够黑,怎么涂抹也不够黑。是呀,一个诗人,灵魂是干净的。如何熏陶浸泡会改变颜色?会扭曲?会龌龊?会跟这个物欲与权利横流的时代同步?答案是:不可能了。所以,诗人才有了怎么涂也不够黑的感慨。既然怎么抹也抹不黑,那就干脆不要涂抹了。就朝着两个方向飞翔:一个方向是往灵魂深处,追求纯洁完美的情操,追求超脱的内心和灵魂绝对的纯净。第二种方向,就是面对现实的无奈和一些现象的憎恶和鄙视,诗人是多么希望人类能像想象的那样,和谐的生活,共同沐浴人世间的阳光。可是,能行吗?能飞上去吗?能到达吗?你扔掉了双腿,就能到达?你砸扁了胳膊,就能让美好的愿望飞起来?这时候,就来了第二个乌鸦,这个性情化身的乌鸦,是美好愿望的代言,可当这个乌鸦靠近人群的时候,就成为一种噩耗。那些低级的人,龌龊的人,丧失良知的人,道德沦丧的人,男人,女人,不男不女的人,看到这只强光所幻化的乌鸦,第一感觉,就直译成一封凶信。

不让来,也还要来。就像你不想下雨,就不下雨了吗?你不想灾难,灾难就听你的?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总有清醒的人,这些清醒的人,是最不受欢迎的。一群乌鸦,抬着一个时代的另类,匆匆来到这个人间。你能说人间肮脏吗?不,人间并不肮脏。你能说人间善良吗?更不,人间充满邪恶和高度膨胀的私欲。这个不受欢迎的人,就这样应声而落。带着邮戳,带着那个生死与共标记。如同耶稣,如同那些受苦受难却向往光明的人。干脆就摔开自己的胸膛,让自己的内脏、鲜血和唯美的思想洒向人群,诗人这时候的描述极好,如刚拆封的凶信/迅速染红了目睹的人海。想想,这是多么崇高的境界。可是,人类能如诗人预期吗?这个问题很值得期待。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来临,一次一次的回归。也许等到世界末日降临,仅存于地球上的生命,就成了凶信的内容。那种绝望,那种歇斯里地,给人类极大的警示与震撼。真,善,美是诗人的最高标准和追求。可是,世人继续这样不遗余力的摧毁,丑恶,丧心病狂的对待我们的地球,和同住在地球上的生命。人与人的互相猜疑,妒忌,谩骂,伤害,甚至是人性撕裂。那么,我们将是凶信里那最后一页肉饼,也是生命在宇宙中最后的叹息。

 

附原诗:

 

凶信

 

我加入了乌鸦的部队

但我不够黑

用锅灰涂抹也不够黑

但我不会飞

扔掉两腿

把胳膊砸扁也不会飞

但我是个人

当乌鸦飞向人类

可以把我直译成一封凶信

 

乌鸦连翩成黑压压的担架

托着我在空中低飞

当看到人群

便四散飞开

我应声而落

 

摔开了膛的我

如刚拆封的凶信

迅速染红了目睹的人海

 

鸦群再次抬举了我

一次又一次

盖邮戳一样

把人类的数目越砸越矮

 

直到把最后一名

砸成

一页肉饼

 

2010.1.22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

最新作品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