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首页|人才|供求|房产|汽车|网址|黄页|打折|物流|动漫|健康|建站|家居设为首页|访问旧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临沂本地 >> 临沂地理 >> 正文

沂南汉墓未解之谜(上)

2010-01-28 11:07:27 来源:临沂在线 作者:松 泽 吕宜乐  字体:    

    核心提示: 谁是这座墓室的神秘主人?将军?还是王侯?它是否与诸葛家族有着某些联系?墓室内女左男右的现象又暗示了什么?
许多专家和学者企图通过墓室内的蛛丝马迹和有关历史典籍找到线索,他们的努力,能使所有的疑问水落石出吗?

 

\

闻名国内外的沂南汉墓博物馆


文/记者  松 泽     图/ 通迅员  吕宜乐
    像所有被保护的文物遗址地一样,沂南汉墓的地面建筑物显得古色古香,粉刷了红色涂料的墙壁、仿古的砖瓦以及带翘角檐的房屋,让看到它的人第一眼便生出庄重感来。
    的确值得我们生出庄重感来。自1954年被科学发掘以来,这座编号为一号的长8.7米,宽7.5米,高3.1米的沂南古墓就让中国的整个考古界感到震惊和赞叹。它的构建俨然就像一座被微缩了的地下宫殿,尽管发现它时,它已在漫长的千年岁月中多次被盗贼光顾,除了一些陶器残片,没有尸骸,没有陪葬器物,更没有金银珠宝,但那些刻在石头上的汉画像却幸运得保存了下来。那些包罗万象的丰富的汉画像石以及构建精美的墓室,向我们全面展示的是汉朝的人文生活。
     根据墓葬的规格和考究来推断,这座墓室的主人是一位官职显赫的人物无疑,但这位神秘的墓主人到底是谁,是一位将军?还是王侯?诸葛亮故居就在离此不远的孙疃村,它是否与诸葛家族有着某些联系?对于格外注重身份和礼仪的中国古代,墓室内女左男右的现象又昭示了什么?那些刻在墓石上的精美汉画像中难以理解的图画部分到底描述的是什么人物和故事?两扇墓门是怎么神秘丢失的?它会在哪里?历经漫漫岁月,这座千年古墓又是如何躲过各种劫难保存至今?墓葬地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呢?这些像雾一样的谜团挥之不去,一直困扰着关注它的人们。
     许多专家和学者企图通过墓室内的蛛丝马迹和有关历史典籍找到线索,他们的努力,能使所有的疑问水落石出吗?


    一馆之长的苦恼
     11月8日,沂南汉墓博物馆内。
     桑玉厚拿着一串钥匙,他熟练地找出其中的一把,打开了一号汉墓上方房门上的大锁。两扇木制门在悄无声息中被轻轻推开。沿着一级级台阶,紧跟在桑玉厚身后走进墓室的,是一群慕名前来的参观者。作为沂南汉墓博物馆一馆之长的桑玉厚每次有客人来访时,只要他在场,他总要亲自做讲解。桑玉厚以墓室内的构建和画汉像为实例,引经据典讲解的绘声绘色,常常让参观者由衷叹服,连连称赞,但令他苦恼的是,他同前来参观的客人一样,也不知道这位墓主人到底是谁。
    沂南汉墓就在沂南县城西四公里的北寨村内,当它1954年被发掘后,中国著名考古专家曾国藩二弟的曾长孙女曾昭燏女士就根据墓室中画像石的雕刻技法和内容推断:“古墓大致在东汉末年桓灵之际,但当在献帝初平四年鲁南地方未遭受曹操攻陶谦的兵祸之前”,也就是公元193年以前。关于墓主人是谁的问题却一直没办法确认下来,盗墓贼的多次光顾和洗劫,已使这个88.20平方米的“地下宫殿”家徒四壁,所有可以用来判断这座墓室主人身份的证据全都被破坏,但关于墓室主人的问题从发掘古墓的那一天起,就从没停止过争论和考证。

 

丁复墓或伏湛墓之说
   桑玉厚说,根据墓室门楣上的那幅胡汉征战图,有人推测这个墓内埋葬的可能是一位大将军,在发掘前当地的老百姓也习惯称这里为“将军冢”。不管他是不是将军,能有财力在那个时代修建起如此富丽堂皇“地下宫殿”的,不是将军也是王侯之类的名门望族。有人据此做出了种种推测。
    “有人说这是丁复墓。”桑玉厚说,理由是他曾当过阳都侯。但桑玉厚对这个推测却不以为然,他说,丁复是西汉初期人,虽然他在汉高祖刘邦即位的第六年,以大司马之职被封阳都侯,但是西汉前期和中期,夫妻合葬的主要方式是“异穴合葬”,直到西汉中期以后,除帝陵以外,一般才是夫妇同墓合葬。而一号汉画像石墓内男女棺室是相通连的,显然该墓的建造年代应在西汉中期以后。更为有力的证据是,在汉墓中发现的汉画像中有汉武帝、昭帝时代的苏武画像,因此可以断定,不可能是丁复之墓。
    也有伏湛墓之说。伏湛, 字惠公,汉琅琊郡东武(今山东诸城)人,西汉成帝时为博士弟子,西汉末,官居平原太守。王莽篡位后为绣衣执法,后弃官隐居教书育人。东汉光武帝即位后被征为尚书,汉建武三年(27年)以大司徒之职封阳都侯。汉建武六年(公元30年)在不其县建不其侯国,封伏湛为不其侯,由洛阳迁居不其城,食邑3600户。汉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夏,应昭出任。行前,诸亲友设宴饯行,不料不久中暑病故。光武帝派使臣送丧修冢,给予礼遇。伏湛死后,先后由伏翕等袭侯爵,共传八代,历时185年,此期间,伏氏成为不其城内的望族。汉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曹操杀汉献帝皇后伏氏之女伏寿,不其城内伏氏受株连,传说百余人口仅有一人躲过劫难。  
    桑玉厚说,伏湛于东汉早期、建武十三年(37年)去逝,而北寨墓群一号画像石墓的雕刻技法中的减地平面线刻、浅浮雕、高浮雕至东汉晚期才出现,所以此推测同样难以成立。

\

外宾参观沂南汉墓

  诸葛家族墓之说
      那会不会与诸葛家族有关呢?在有史可查的记载中,有关阳都人的大都是诸葛家族。有人提出了诸葛珪墓之说。诸葛珪,诸葛亮的父亲,生活于东汉末年。这个年代确实比较接近汉墓的年代了,并且诸葛珪在东汉灵帝时,曾做过泰山郡丞。但桑玉厚认为,诸葛珪虽然做过泰山郡丞,可任期很短,泰山郡丞只是县令长的佐官,掌权文书、仓狱等工作,年俸也只有600石,而在当时,造一块汉阙就需要2万钱,像沂南汉墓这样的浩大工程,诸葛珪根本没有财力建造。如果真是诸葛珪的话,那么在一号汉墓正南略偏东方20米处发现的二号墓埋葬的应该是诸葛瑾了。按照中国传统的埋葬方式,墓葬讲究的是座北朝南,携子抱孙,二号墓的东南方向,正好是墓主人长子的位置。诸葛瑾是诸葛亮的大哥,字子瑜,生于公元174年。据史料记载,诸葛瑾在其叔父诸葛玄避乱带诸葛亮离开家乡的第二年,便也携妻女及继母别离阳都,之后在东吴做官,屡至升迁,先后被封升宣城侯、宛陵侯、大将军、左都护,领预州牧。公元241年病逝,时年68岁。诸葛瑾在东吴多次封侯,位极人尊,且死时嘱托薄葬,他死后不可能送其至故里厚葬。1994年,山东省文物科技保护中心挖掘二号墓后,用碳十二对二号墓室男墓主骨骼进行测量,验证出该墓室男主人死时30岁左右,与诸葛瑾的生平明显不符。
    又有人提出了诸葛绪墓之说。诸葛绪,西晋官吏。曹魏时为泰山郡守、雍州刺史。晋时,官至太常卿下的太常崇礼卫尉。其孙女诸葛婉,系司马炎夫人。但桑玉厚认为,此说也难以成立。细读三国史书,魏承汉末军阀混战之后,关洛数百里无人烟,“天下户口减耗”,财政吃紧,曹操、曹丕两代,不得不力崇节俭,特别是提倡薄葬。曹操自修陵墓,“因高为墓,不封不树”,临死时,还遗令“敛以时服,无藏金玉珍宝”。曹丕立送终制度,亦倡导节俭;曹睿较为奢侈,但营造陵墓时,仍依曹丕遗制。而且曹魏对于臣下,素来严刑峻法,稍有过失,则诛灭之。当皇帝们极力提倡节俭之时,如果任何敢像沂南墓的主人一样,出行时有那样多的车骑,还营造这样大的坟墓,恐怕不等他身死就早已被诛戮,而史书也会大书特书了。还有一点是,晋承三国纷争之后,国家疲弊,晋武帝不得不提倡节俭,而且因马匹缺乏,皇帝将相均乘牛车出行。再看沂南墓石刻记载墓主人出行图中,无论主车、导从车、妇女所乘的辎车、前往祭拜的宾客所乘之车,一律用马,这和晋代的情形完全不符。故此墓不可能是曹魏或西晋初年的墓葬,即亦不可能是诸葛绪之墓。


    刘邈墓之说
    在墓主人到底是谁的争议中,桑玉厚说,他比较倾向的是刘邈墓之说。山东省博物馆研究员王思礼、临沂师范学院教授王汝涛、临沂市博物馆研究员李玉亭都持有此观点。刘邈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第七代孙,第六代琅琊王刘容的弟弟。据《后汉书》记载:“据立四十七年薨,子顺王容嗣。初平元年,遣弟邈至长安奏章贡献,帝以邈为九江太守,封阳都侯。”初平元年即公元190年。故此阳都侯刘邈,必按汉制就国,归于封地阳都,死后葬于封地。
   1994年又在位于1号墓的西南100米处发现了4号汉墓,那是一个小型砖石墓,由于是村民挖地窑时发现的,当时发生了村民哄抢文物的现象,2005年博物馆又从村民那里追回4号墓里出土的一枚“刘洪”铜质印章,经文物管部门鉴定为真品。“其实沂南汉墓不仅仅有这几座墓,应该是一处比较大的墓群。”桑玉厚说,中国考古专家吴文祺考证后也认为,北寨村下应当是一处东汉晚期至魏、晋时期的官僚地主家族的墓地。既然是家族式墓葬群,那么这枚“刘洪”铜质印章,就为“刘邈说”提供了一个比较有力的佐证。这位皇亲国戚会不会就是墓主人呢?
    然而又有问题出现了。按照中国传统的摆列位置是左为上,一般都是男左女右,而从一号汉墓女左男右的棺室来看,女主人的地位明显要高于男主人的地位,史书上并没有记载刘邈的妻子是谁,如果这个墓室真的是刘邈为自己所建,那么这样的设计又暗示着什么呢?这一现象又使墓主人的身份再次变得疑云层层。

相关链接:沂南汉墓未解之谜(下)

站内搜索

排行榜

排行榜

最新信息

看图知事更多

版权/免责声明
Ⅰ.凡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魅力临沂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未注明"稿件来源:魅力临沂"的所有文章,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Ⅱ.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函与魅力临沂联系,联系信箱:news@lywww.net